2018险企增资发债超千亿大关 中法人寿却在借钱求

来源:https://www.wangxuantong.com 作者:银行 人气:87 发布时间:2019-01-07
摘要:增资,是业务扩张的需要,也是股东实力的象征。回首2018年,超过30家保险公司如愿以偿,或扩股,或发债,合计超过了千亿大关。总之,换来了白银真金,补充了资本金,增加了流动

  增资,是业务扩张的需要,也是股东实力的象征。回首2018年,超过30家保险公司如愿以偿,或扩股,或发债,合计超过了千亿大关。总之,换来了白银真金,补充了资本金,增加了流动性。然而这其中,大手笔的有之,挤牙膏的有之,其中当中法人寿苦等增资不来,而与它有着瓜葛的中邮人寿却迎来50亿,据说还要增65亿。这对于向股东借钱求生的中法人寿有何感想,在羡慕?在嫉妒?在恨?

  岁末年关,各保险公司都在为交上一份亮丽的业绩单而发起冲刺,而这业绩的背后,需要与之配套的资本金作强有力的支撑。

  截至目前,2018年已有超过30家险企积极进行增资扩股,合计注册资本的增资额度超过400亿元,发债规模更是达到715亿元,虽然今年保险行业增资扩股的规模与2016年、2017年相比较大,但从长期来看仍在正常发展范围之内。

  同时,保险行业增资扩股的规模加大也反映出行业发展的速度加快,但不得不提的是,增资发债的过程中,有的险企一波三折,有的险企顺风顺水。

  截至目前,除去安邦保险外,注册资本增资额超过10亿元的有11家保险公司,其中包括财产险公司5家、寿险公司3家、养老险公司3家。有记者梳理发现,大型保险公司以及银邮系险企增资额度往往是大手笔,值得注意的是,在税延养老险正式落地的大背景下,2018年选择增资的养老保险公司并非仅新华养老一家,长江养老以及泰康养老也都进行了大笔增资。

  具体来看,11家保险公司的增资额度分别为人保财险74.14亿元、中邮人寿50亿元、大地财险46.9亿元、新华养老40亿元、国寿财险38亿元、交银康联人寿30亿元、诚泰保险28.8亿元、长江养老15.5亿元、泰康养老14亿元、国华人寿10.46亿元、泰康在线亿元。此外,中国人保在2018年底通过回归A股融资58亿元。

  从增资额度来看,注册资本金变化最大的人保财险,由148.29亿元增至222.43亿元,增资额度为74.14亿元;其次是中邮人寿,增资额度为50亿元。同时,在今年7月中邮人寿再次披露,拟增资65亿元。增资后,该公司注册资本将达到215亿元,其注册资本排名将进入行业前列。

  据了解,中邮人寿2018年前三季度综合偿付能力、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达标,但由于此前销售大量中短期理财型保险,当前中邮人寿也面临满期给付的高峰现状,加之目前业务向保障型产品转型,偿付能力需强化。此外,中邮人寿年度退保金支出多次超过百亿元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时过境迁,安邦保险在今年也迎来大变革。2018年3月28日,银保监会批复同意保险保障基金向安邦保险集团增资608.04亿元。增资后,安邦保险集团注册资本为619亿元。6月22日,银保监会公示,安邦接管工作组修改安邦保险集团股东结构,保险保障基金接盘占比98.23%,原有39家股东中37家出局,仅留下上海集团和中国石油化工两家股东。

  对于很多中小险企来说,优化偿付能力或是它们增资的主要原因之一。据统计,今年至少16家中小险企在增资扩股,其中人身险公司6家、农险及财险公司8家、再保险公司2家。其中多数险企出现净利润亏损、偿付能力位居行业偏低水平等现状,甚至有些险企偿付能力出现大幅下滑或者突破监管红线。

  如太保安联健康险2017年底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10%,较2016年的607%下降397个百分点,实际资本比2016年初下降2.16亿元,而在今年3月进行增资后,太保安联健康险偿付能力开始回升。

  从财险方面看,2017年财险公司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70%。而今年增资的8家农险及财险公司中,安联财险、众安在线、国元农险、粤电自保、华海财险、安达保险、信利保险、利宝保险虽然均达到了综合偿付能力100%的监管要求,但除众安在线、粤电自保、国元农险外,其他公司在行业平均线年四季度利宝保险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40%,到今年二季度连续下滑至104%,且逼近监管红线月增资后,三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升至186%,净利润实现微盈利52万元,不过利宝保险自2009-2017年已累计净亏损超过12亿元。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表示,监管方面的变化是保险行业扩大增资规模的原因之一。他认为,银行、保险等传统金融行业在2018年的增资力度明显扩大,原因之一是2017、2018年行业迎来了较强的监管周期,新的监管制度下,考核和监管指标发生变化,保险公司则需补充资本金才能达到合规要求。另外保险业与银行、信托之间的合作以及开发新产品,都需要更多的资本作为支撑,以期获得更高的杠杆。

  除了传统的增加资本金之外,严监管之下,资本补充债券也成为保险公司青睐的融资手段之一,不过并非所有险企都能发行债券,而是需要满足连续经营超过三年、净资产不低于10亿元、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%等要求。有业内人士表示,随着保险行业新一轮改革转型的推进,特别是人身险公司转型保障类业务偿付能力压力较大,保险机构的又一波发债潮来临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,今年以来共有9家险企发债,发行债券金额共计715亿元,已超过去年的两倍。据悉,2016、2017年险企发债金额分别为295亿元、349.5亿元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,上述9家发债险企共发行了10只债券,其中包括保险集团1只、寿险公司5只、财险公司4只。发行额度分别为中国人民保险集团180亿元、人保寿险120亿元、太保财险两期各50亿元、

  再保险50亿元、中再财险40亿元、农银人寿35亿元、幸福人寿30亿元、中英人寿25亿元、英大泰和财险15亿元。从发行规模看,中国人保集团发行规模较大,加上集团旗下的人保寿险,发债共计达300亿元,相关公告显示,该债权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公司资本、提高公司偿付能力以及为公司未来业务发展提供资本保障。另外,太保财险在今年3月和7月各发行一期资本补充债券,金额均为50亿元。

 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保险研究所所长粟芳表示,在偿二代修改之后,长期的债务也可以纳入险企附属资本,相比增加资本金,发行债券显得相对容易,因此在监管措施发生变化后,不少保险公司就倾向于发债,所以今年险企的发债金额会高于注册资本金的增长额度。

  实际上,并非所有保险公司增资扩股都如愿以偿,个别险企在增资路上可谓一波三折,例如吉祥人寿、中法人寿、诚泰保险等。

  今年1月15日,银保监会向利安人寿下发了《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》,决定撤销2015年12月23日作出的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资入股利安人寿的许可。在监管发出整改公告不久后,利安人寿股东大会还审议通过了关于减少注册资本1.41亿元的议案,该决定也得到了银保监会同意,因此,利安人寿注册资本由47.2亿元变更为45.79亿元。

  而吉祥人寿、中法人寿两家因综合偿付能力陷入危机,目前也亟待增资。其中吉祥人寿年内已发布三次增资扩股计划,但目前均未获得银保监会批准。此外,据不完全统计,未获监管批准的还有诚泰保险、复星联合健康、安达保险等。

  其中诚泰保险作为唯一一家总部设于云南的全国性保险公司,因业绩不佳,曾令3家初始股东先后清仓撤股,如今引入紫光集团为第一股东,预计紫光集团出资入股金额为28.8亿元。与此相比,中法人寿却签署的是借款协议关联交易,由于偿付能力严重不足,自2017年以来,中法人寿已向股东借款18次,其中2018年9次向大股东鸿商集团借款,两年累计借款近2亿元。

  中法人寿两年18次借款2亿!沦落为扶不起的“阿斗”?大股东鸿商手中的烫手山芋?

  曾经,中法人寿的股东即为中国邮政,时过景迁,中法人寿被抛弃之后,中国邮政每次对于中邮人寿都显得很大方。中法人寿虽然有了新主,但是在增资方面却一波多折,面对中邮人寿,可以想见……因为是“它”夺走了本应该属于自己的“父爱”。

  “虽然今年保险行业增资扩股的规模与2016、2017年相比较大,但从长期来看仍在正常发展范围之内。”对于2018年保险行业增资发债的变化,粟芳认为,险企增资扩股是保证企业发展的正常方式之一,公司每年都在不断扩展保费规模,偿付能力可能面临考验,所以险企只有不断注入资本金才能保证企业后续的发展。转自北京商报并编辑加工

https://www.wangxuantong.com/yinxing/708.html

最火资讯